18 min read

總加速師的分配再分配

總加速師話要透過第三次分配去共富。究竟第一、二、三次分配係乜?總加速師近來種種嘅行徑又應該如何解讀?
總加速師的分配再分配
Photo by Amber Kipp / Unsplash

第三次分配背後真正意義

01,從黨媒報道見到總加速師話要透過「第三次分配」去達致共富,腦海即時浮現出好多問題。例如,呢頭先至打晒鑼鼓話初步完成建設小康,點解轉個就咁坦白承認貧富懸殊問題?共產黨唔通真係咁關心貧富懸殊問題?

02,根本嘅問題係,大陸都唔存在公民社會,企業又點樣去做非謀利嘅公益事業?唔好忘記,上個月,中共先至將孫大午重判十八年。孫大午,係全中國最身體力行「第三次分配」嘅企業家;中共如果容不下好似孫大午呢種對社會真正有抱負嘅企業家,又點樣「第三次分配」?

不尋常的孫大午案
究竟一個真正身體力行社會主義的企業家,最終點解會被黨國機器所針對?

‌03,「唔好太認真對待治國口號。」唔少人會咁諗。又唔好忘記,今年三月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提出「規管平台經濟」,之後就一輪選擇性執法。埋單計數,蒸發咗幾萬億嘅市值。當然,帳面富貴如浮雲,輸錢嘅人當中,更加有唔少係外國投資者,但似乎總加速師想用行動話畀全世界知,治國口號,真係有牙,講過,唔係就咁算數。

04,所以今次總加速師話「共富」,騰訊即刻知機,捐五百億。留意,係騰訊捐,唔係馬化騰捐。作為騰訊股東,又係唔係要問吓,點解唔係馬化騰自己捐身家?乜第三次分配,唔係只針對極少數嘅巨富咩?

05,要了解中共最新嘅情況,要睇返 2018 年中共十九大。歷史證明,除咗國家主席永續之外,有更多嘅細微處,當時大家可能忽略咗,例如「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」。

06,大陸從來都有「一個機構兩塊牌子」嘅做法,即係同一班人,同時有黨國嘅兩重身份。不過,黨國始終有一定嘅分工;黨係意識形態,國係政策執行。黨員同幹部,理論上始終都係兩種身分。黨員,唔一定係幹部,幹部,就大多數係黨員。但十九大之後,黨國「更緊密合作」,尤中共中央嘅委員會決議,唔單止係理念方向,而係具體嘅要執行嘅政策。

07,畀個例子大家參考;個別單位例如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(簡稱「網信辦」),經過十九大之後,直接管轄從前由國務院負責嘅工業和信息化部(簡稱「工信部」,MIIT)。過去兩個月,由「滴滴出事」到規管手機遊戲、網上股評人、「飯圈事件」等全部由網信辦出手。

08,至於所謂第三次分配而共富,應該放諸以上連串事件一併去睇。假如單靠破財可以擋災,大陸發跡嘅人,都一定知道遊戲規則。但有理由相信,割韭菜嘅行為,唔只求財咁簡單。

09,總加速師究竟點解要針對呢啲科網企業?另外又有邊啲其他行業屬高危?對香港有啲乜嘢影響?仲有,我哋可以點樣從呢個事件,學識「資訊不對稱」之下,閱讀北京嘅政治?

=文章餘下部份,訂戶專享 =

This post is for paying subscribers on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