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 min read

靈活應用二分法思考

靈活應用二分法,可以解釋到好多問題;但應用二分法之餘,又可以點樣唔令自己唔受非此即彼嘅二元思想所困惑呢?
靈活應用二分法思考
Photo by Alex Padurariu / Unsplash

突破非此即彼的謬誤

01,要普通人明白、相信一件事,最簡單直接嘅方法,就係用「二分法」;光明對黑暗、正義對邪惡、民主黨對共和黨等等等等。所以,最多人狂熱投入嘅競賽活動,都係兩陣對疊。有人曾經想發明三個人玩嘅象棋,結果就當然係冇乜市場喇。又正如上一篇所講,一啲事物嘅存在與不存在,雖然永遠都無結論,但亦都可以無止境咁爭論落去。無錯,假如有外星人嘅話,從佢哋嘅視點去睇地球人,呢個物種從來都係信仰嘅生物,只不過信仰嘅目標對象隨時間而改變。

陰謀論是如何煉成的
點解有人會信各種陰謀論?呢啲信念又點樣影響政治?

02,外星人對地球人,係一個好簡單嘅二分法。其他嘅二分法,例如古代對現代,西方對東方等,都一樣係以對立去改造思想嘅例子。

03,我唔係話黑暗唔存在,又或者邪惡唔存在,甚至話以上種種嘅二分法完全係虛構。只不過,人睇到啲乜嘢、聽到啲乜嘢、甚至乎點樣去理解呢啲感觀,都係出於主觀願望。我知呢個講法,亦都係好易令人產生對立嘅比較:「你咁講,即係話,其實人只要唔去過份解讀自己嘅色受想行識,就可以五藴皆空喇。」係喎,佛學嘅重點,就係話人有呢啲思想傾向。諷刺係,當佛學變成佛教,智慧變成戒律,再變成教條,本來教人明白唔好執著,就偏偏變得執著。

04,好多事情,原意係一件事,結果又係另一件事。嘿,又來二分法;思考最易中伏嘅地方之一,就係將手段同目的切割,甚至對立。「究竟目的同手段,邊樣重要啲吖?」呢個又係一個爭議幾千年嘅命題。就係因為人類永遠都有呢啲內在嘅思想矛盾,對我哋呢啲成日要靠搵題目嘅人,先至唔怕無切入點。

05,【Caveat emptor】希望以後大家見到:「世界可以好粗略咁分成兩種人⋯⋯」就明白我都係為咗方便解釋而極度簡化,有時甚至有少少 tongue-in-cheek⋯⋯

06,之前講 deep state,我想再補充一點:世界可以好粗略咁分成兩種人;第一種,相信有民主普選就有自由法治和平友愛。另一種,相信世界上嘅權力,由一小撮人所把持。諗深一層,呢兩種想法,其實又唔係咁對立;有人會話,一個描述講嘅係理論理想,但另一個係現實。

07,將理論理想同現實二分,又係一個好常見嘅 rationalization。「理論理想,會唔會有朝一日變成現實?」如果答案係「會」,究竟理想同現實當中差咗啲咩?但假如答案係「唔會」,咁點解會有呢個理論嘅存在?

08,現實,住住比簡單嘅二分法來得更複雜;即係唔係簡單嘅「左 vs 右」。但係咪多幾重二分法,就可以更精確咁去描述呢個世界呢?我曾經都好鍾意用「十字𠝹豆腐圖」去解釋事情,例如以下呢張 Nolan Chart。


09,有人鍾意講所謂嘅「協同效應」,又或者所謂「一加一大過二」,但其實有個更加通用嘅概念,叫 emergence。好簡單咁講,就係當「個體」之間嘅關係去到一定嘅複雜程度,「整體」嘅某啲特性先至會呈現出來。舉例咁講,生物嘅成份最最最基本嘅元素成份,離唔開H、C、O、N、P。不過,宇宙都係過咗幾十億年嘅歷史之後,先至出現會自行複製嘅核酸;當個體一旦集合成整體,有一定嘅複雜程度,就會開始自行複製,甚至演變。可以話,生命嘅出現係好多偶然之下嘅結果。

10,點解講講吓二分法同deep state,無端端又開個新題目講 emergence?等我將一切概念串連之前,請容許我再分享多一個打工嘅經歷。

This post is for paying subscribers on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