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 min read

兩次冷戰之間

【序章:緣起】為甚麼要寫《香港紀事本末》?以及更多香港近代史的「為甚麼」。
兩次冷戰之間

香港紀事本末.序章.First Draft #01

2012 年,秋天,我最後一次到北京,應自由派朋友的邀請,到人民大學分享香港自由港的歷史。那趟交流認識了一些新朋友,可惜後來大家漸漸聯絡不上。從不同的渠道得知,新時代之下,在牆國內他們為求平安,不得不與世隔絕。

座談會討論環節,有同學問:「香港的經驗,可否在別的時空被重複?」我的回應是:「香港是歷史的偶然,可一,不可再。」

請不要誤會,我不是大香港主義,亦不是要貶低其他地方,其他人,別的地方,可以有它們的繁華盛世。上海、深圳、北京可以各領風騷,但曾幾何時的香港,卻不能被複製;假如香港被毀,就將消失於歷史洪流。

自有明文幾千年以來,歷史教訓我們,勝利者都會重寫歷史,來肯定自己統治的合。可見將來,關於香港過去的種種曾經出現過的不同觀點,恐怕會被淹沒。對我這代人,雖然離開香港這個地方,香港卻沒有離我而去。我作此書,只是希望可以留下一份紀錄。假如未來有人對曾經存在過的香港感到興趣,他可以在機緣巧合下,遇到這份非主流。

簡單地去總結這本書:

香港不只是一個地理概念,也是一個文化體系,共同的想像。香港曾經代表的自由開放,不是出於任何個人刻意的設計,建構。在歷史的偶然之下,在大國的爭逐之間,香港意外地成積聚了許多難得的因素。但隨著國際勢力版圖的變異,香港亦走向另一階段的命運。

This post is for paying subscribers on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