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 min read

赫德與梁啟超眼中的庚子事變

當民粹主義在世界各地死灰復燃;陰魂不散的義和團,從神奇國度的宮廷政治穢土轉生。
赫德與梁啟超眼中的庚子事變

01,大公報指《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》,誇大義和團的殺戮,又罔顧八國聯軍在中國的惡行。更有人指此書有可能違反國安法,煽動仇恨針對中國。

02,為此國仇家恨而要將書落架的誠品,是台灣資本;假如香港沒有誠品,可能就只剩下所謂的「三中商」。

03,「言論自由不是絕對。」請恕我行前幾步,直接跳入問題核心;認為言論自由不是絕對的人,潛台詞就是:「群眾是愚昧的,他們見到甚麼便相信甚麼。」再進一步推論,相信言論自由不是絕對的人,其實也相信以文宣控制,整齊思想。換句話說,以上的想法最終結論是:發表是特權(privilege)而非權利(right)。

04,在中文的語境,權這個字濫用到近乎失去意義;甚麼都是權,但權甚麼都不是。我們平日說的 right,同義詞是自由;「言論自由的權利」是病句,只要說「言論自由」就是。自由應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。

05,權力,power,又是權。何謂權力?權力,是刻意剝奪別人自由的能力。為何自由是權利,剝削別人自由的就是權力?從中文語境的分析,本來不存在自由這個概念;一切都是權、權、權、權、權。

06,權力(power)和特權(privilege)是相似的概念;但後者意味剝削別人自由,已經成為制度、風俗。

07,三幾年前假如有人說:「發表意見當然是特權;否則人人都有自己的睇法,社會又如何團結統一?」相信不少人就算不會公開支持,但心底裡都暗地覺得有道理。自由,就像陽光空氣,消失了所知道多麼重要。

08,事實上,就算有絕對的言論自由,社會上也不會有太多意見;畢竟人人為口奔馳,那裡來的空閒去月旦世事?妖言可以惑眾,但遺害最深的鬼話,往往都是出口權貴的金口。

09,不信?121年前庚子拳亂,背景是滿清貴族想借民粹主義釜底抽薪,打擊維新派系,結果引火自焚。究竟八國聯軍是否正義之師,這個問題可以辯論;甚至乎八國亦各自有其目的,一概而論太籠統。但無可否認是,庚子拳亂當年有其時空背景。

10,分析歷史最重要的素材,是身處其中的人如何判斷問題;今日我嘗試借梁啟超和赫德的眼睛,回到過去,一窺庚子年的那些事兒⋯⋯

This post is for paying subscribers only